穿天第五章不可思议营养

来源:    作者:笔名    2021-01-15

穿天 第五章 不可思议

少年云天的手轻轻触碰到那黄色石头,石头外表十分坚硬,以往练习铁锤,最多敲碎表面的一些石屑。

曾听云伯说起,采石场有些低等灵石,因含矿物杂质,坚硬程度甚至可胜过精铁,因此黄色石头虽坚硬出奇,他也不以为意。

此刻,黄色石头被刚修炼成的《锤子功》第一层“一锤定音”敲成两半,云天粗糙的手掌向前伸出,发现石头外表坚硬甚铁,可里面的石层却特别柔软,尤其那团黄光,指尖触碰到,竟柔软如熟透的鸡蛋黄,有些许发烫,还有着惊人的弹性。

云天一呆,手掌还来不及有什么动作。黄光“兹”的闪烁一下,顺着他手臂一下融入,一种很奇怪的感觉顿时浮上心头,有些暖意,还有些与生俱来的熟悉……仿佛这团黄光东西本就属于自己…...

黄光入体,云天顿觉体内有一股气流顺着经脉窜动,那股气流蕴藏着惊人的力量,仿佛可撕开天地,此刻却以经脉为战场,在自己体内不断开拓、加粗......

云天已完全失去了自己身体的控制,豆大的汗珠颗颗落下,嘴巴也长得老大,在这反反复复的非人折腾中,一股巨大的压抑,憋在喉部,不吐不快……

当一切忍耐到达一个临界点时,云天终于闷吼一声,声音低沉如雷,却似无数年的憋屈终于打开一道发泄的口子。

吼声震动心神,云天顿时晕了过去。

醒来时,他发现天空竟然出现了鱼肚白,难道自己竟然昏迷了整个晚上?

他缓缓站起身子,发现自己躺的地方,竟有一大团黑色液体,仿佛是自己体内多余的杂质被逼出……他觉得自己体内似充满了力量,全身精力弥漫……他猛地握住之前的铁锤。

咦,铁锤怎么轻了许多?

他低吼一声,猛地挥锤而出,《锤子功》第一层唯一的术法“一锤定音”堪堪使出,竟一连砸碎了七八块石头,最后一块石头附带的撞击余劲不消,竟将其后的岩壁撞出一个深深的窟窿。

云天不由呆住……这些石头虽远不如之前那黄色石块坚硬,可这一锤竟有如此威力,也实在远出他意料之外。

《锤子功》第一层“一锤定音”,讲究一股勇往直前的气势,任你山崩地裂,我只一锤定风波……他之前也仅能勉强使出,却没想到此刻使出这式术法,却轻而易举,游刃有余。

手握白袍男子扔下的玉简,脑海中更多了一股信息,似乎第一层境界大成正是开启方法。

“《锤子功》原来共分三层,第一层需修炼三年方有小成”

“第二层含有一式术法,“三锤两棒”。实际分五式攻击,第二层的前三锤,分别需要修炼六年,十二年,二十四年……而最后两棒的术法似乎已失传了,或许在一些特殊条件下能够再显世间。”

“第二层境界的最后两帮便已失传。更不用说第三层,唯留下一个术法名字:‘千锤百炼’。”

云天闭上眼睛,缓缓思索脑海中的信息。

此刻,他觉得自己体内力量涌动,竟似能轻易使出前三锤。别人要修炼数十年的功法,自己顷刻就能使出,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云天虽十分欣喜,更多的却是一种隐隐的恐惧。

云天发现自己体内力量的来源,竟完全不在与修士常修炼的丹田。自己丹田处仍然空空荡荡,并没有结出什么内丹…….

自己全身力量的来源,竟出人意料的来自右边屁股。

那黄色光芒,最后竟钻到自己右边屁股,在那里结成一个奇怪的印记,此刻摸上去虽还有些模糊,但脑海里却有一个十分清晰的念头:屁股上的印记会越来越清楚,当它清晰如左边屁股上的那个“天”字时,自己的命运,似会发生一种大的改变……

小时候,云天就摸到自己左屁股上有一“天”字,可除此之外,自己并没任何特殊之处。他右屁股上似本也有一个字,却甚为模糊,此刻黄光融入,这个字开始不断变清晰,大概不久之后,就会彻底显现出来……

<总是有些副作用的p> “太不可思议了!”

“屁股上居然有两个字……左边屁股上的字没有任何力量,似已被用过一次;右边屁股上越来越清晰的字,却具备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这股力量非常恐怖,若完全爆发,似可轻易撕开整片天地……”

而且最让云天骇然的是,他分明感到这股力量,似只有原本力量的一半……呵,一半的力量便足以撕开天地。那曾经完整的力量,该有多恐怖,或许足以改变整片世界的命运……

云天轻抚着屁股上的两个字,突然心生奇想,“这两个字,该不会是被人用一枚印章盖上去的吧……”

念及此处,云天此刻更多的倒是尴尬。

咳咳,别人都修炼金丹大道,我却另辟蹊径,竟将功法修炼到了屁股上。此刻,左边屁股如场,右边屁股却具有惊人的力量,还具有惊人的弹性……手一碰,便弹起老高……那岂非都坐不得了?

也不知道是坏事还是好事……

云天左右看看,虽然没人,仍是满脸羞愤的摇了摇头,目光里却露出一丝坚定:“管它的,下个月,我应该能够通过内门试炼了……”

不知为何,因右边屁股上的力量越来越强,他心中对那白衣女子的渴望也随之变强……这种感觉无关于情欲,就是想亲一亲她。

呵,一个吻,却仿佛是与生俱来的灵魂使命。

云天隐隐觉得……下个月,如果自己还不能尽快亲到那白衣女子,而屁股上力量的却在变强,自己一定会憋疯掉。

呵,要命的一个吻。

下个月,很快就要到了。

在很多人眼里――

这个晚上,其实还发生了很多事情……

内门弟子虎子,死在了外宗山崖的拐角处,他魁梧的尸体被扔进了山下潺潺流动的清冷小溪中,直到一个月之后,才被人在溪边发现。

外宗杂役云伯,伤心绝望的回到了自己的住所,打开一坛老酒,喝得酩酊大醉。他在一片朦胧中,似乎回到很久以前,那时的云天

正蹒跚学步,正一脸乖巧的望着自己……可如今,从前乖巧听话的小孩,却为了一个疯狂得近乎不可能的念头,离开了自己。

云伯默默看着窗外的明月,心中唯有无言祷告:希望他一切顺利,希望他能一直活得好好的,希望他不至于过早夭折……云伯一生无子,这捡来的孩子,他一直当做自己的亲孙子,亲儿子……

昆虚宗大师兄从山崖下方的阴影里轻轻走出,他缓缓察干手上的血迹,望着昆虚山顶的一排精致的宫殿,眼睛里闪现一丝炙热的邪意,“快了,就快得到你了,整个昆虚宗、大地上最冰清玉洁的昆虚圣女、还有那样神秘的东西……邪尊的推算一定不会错。”

昆虚山顶,宫殿的最深处。一名身穿雪白绸衫的女子,正站在一位中年人面前。她眼神似秋水碧波,神态虽仍清冷,双眸里却多了一丝关切,“父亲,你一定要快点好起来……”

而他身后那面色憔悴的中年人,正垂坐在床上,似已气息奄奄,浑浊的双眼却睁开一道缝隙,那眼神似蕴含了慈爱,似蕴含了责备,更多的则是一份希翼……他猛地用尽最后的生命力气,挣扎着张开嘴唇,断断续续的道:“圣女,你是不能动情的……”

那中年人,头一偏……缓缓闭上了眼睛。眼前的白衫女子无声的跪倒,一滴清冷的眼泪从眼角无声无息的滑落至唇角。

是夜,昆虚宗道钟长鸣九下,昆虚宗主目前四川电统调发电资产约1014亿元仙逝……

整个昆虚山皆可闻那悠远的钟声回荡在夜空,钟声无意中包涵了对人生的全部感伤,深于一切言语、一切啼哭;钟声似宣告了昨天辉煌的结束,又似在期翼明天的到来。

是的,这片天地不会因为某一个人的离开而有所改变。哪怕他极为强大,哪怕他的逝去留下了太多的隐秘。

时光无声无息的流逝。太阳每天都在升起。

一个月,转眼就过去了。

昆虚宗,内门考核正式拉开帷幕。

ps:好戏开始啦。望角尽量更新快点,业余写作,时间有限,很需要您的支持。若想提供配角名字或性格的,在书评区去找群加,发群里,免费写进书里。能读到此书的,就是朋友,都是缘分。

起点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lt;/agt;lt;agt;用户请到m.阅读。lt;/agt;

南京治疗男性功能障碍医院
小孩受凉吐怎么办
玉林哪白癜风医院好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