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霄狂尊第八十六章凯文的心思营养

来源:    作者:笔名    2021-01-15

神霄狂尊 第八十六章 凯文的心思

久址,请牢记!

心中既然对于眼前这座荒山有了解,因此对于这个荟萃阁的兴趣也就越发的大了,因为通过脚步踩在这座荒山上感受的热量来看,可比自己先前在万器阁的那口地脉之中的能量浓烈多了。[燃^文^书库][]

“喂,你能不能走慢一diǎn,我都跟不上了。”

看到秋泽越来越快的速度,珞珈终于忍不住开口喊道。

“嘿嘿,那是因为你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

即将到达荟萃阁,秋泽的心情大好,也忍不住开起了玩笑。

“你。”

听到秋泽的嘲弄,珞珈不由大怒,立刻从一只xiǎo白羊化身为一只xiǎo老虎,朝着秋泽冲了过去,速度竟然一时之间变得极快。

看到珞珈愤怒的模样,秋泽吓了一跳,也连忙朝着荟萃阁跑去,两人在山上一追一赶,极为的热闹。

好在两人也只是在荟萃阁外面奔跑打闹,等到进入了荟萃阁中自然听话的安静了下来,刚刚进入到荟萃阁的大门,秋泽就感觉到从大门之中有一阵热浪袭来,如同将整个人架在火上烧烤一般,秋泽实力不弱,更何况自己修炼成了太极雷体,所以这diǎn温度对其根本就造成不了多大的影响。

但是这种温度对于珞珈来説就有些不可承受了,没过多久秋泽就看到原本珞珈白扑扑嫩生生的xiǎo脸上就被炙热的温度给烤的通红。

秋泽看到珞珈那种弱不禁风的模样,只好从怀中取出一颗冰系妖兽的妖晶递给了她。

“这是低阶妖兽雪域冰孤的晶核,你放在手里,身体会舒服不少。”

感受着秋泽手中晶核散发出来的淡淡寒气,珞珈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然后也不客气,伸手就接过了妖晶,感受着上面传过来的冰冷感觉,身体之中的燥热立刻消减了很多。

“谢谢了哈,不过今天也真是奇怪,以前可从来没有见过荟萃阁竟然有这种情况,难道是凯文那个老东西又犯神经病了?”

“哼,珞珈你这个xiǎo东西又在编排老夫什么坏话。”

只不过珞珈的话刚刚説出口,就听到内院之中传来一声不满的声音。

“凯文爷爷,珞珈过来看您了。”

看到突然出现的凯文大师,珞珈立刻惊讶的吐了吐舌头,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撒娇道。

“哼,不要跟我来这一套,你是什么性格我从xiǎo就知道了。”

听到珞珈撒娇的话,凯文大师摇了摇头,根本不受他的蛊惑,不过虽然话语之中有些不满,但也没有真的生气。

“凯文大师,xiǎo子按照你的要求过来赴约了。”

对于珞珈、凯文大师两人的互动秋泽装作没有看到,只是等到两个人都安静下来后,秋泽才拱了拱手,脸上带了一丝尊敬。

“嗯,身体还算不错,对对火元素也比较亲近,不像这个xiǎo丫头,竟然还需要冰系妖兽的晶核才能够抵御这种热量。”

听到秋泽开口,凯文大师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神色,比上一次要和善了许多,毕竟拥有实力的人更能够得到别人的好感。

但是凯文大师的这一番话闫某安排邵某去10余公里外的租住地摘马蜂窝。邵某处理完马蜂窝回到工地却惹毛了在一旁的珞珈,只见她嘟起了嘴巴,脸上有些不满。

“凯文爷爷又胡説八道了,我拿着妖晶只是让我自己更舒服一些罢了,又不是真的无法抵御。”

説道这里,珞珈把雪域冰孤的妖晶往秋泽的手中一塞,然后浑身一震,顿时从她的身上流露出一丝蒙蒙水雾,在这丝水雾的侵扰之下,连带着秋泽身边都冰凉了几分。

“説你不如人你还不相信,你看看秋泽,人家抵御热量根本不需要浪费一diǎn元气,你倒好,只是这么一diǎndiǎn热量就逼迫的你使出了水属性元力,幸好你没有炼器,不然岂不是还没等一件武器炼制好,自己就先撑不住了。”

看到珞珈这种表现,凯文大师不但没有表扬,反而变本加厉的训斥,不过虽然言辞比较激烈,但是眼神之中蕴藏的却是浓浓的恨铁不成钢,并没有太多的苛责。

听到凯文大师好像真的有些动了肝火,珞珈也不敢嬉皮笑脸的废话,而且略带委屈的看了凯文大师一眼,脸上流露出一丝委屈。

一旁的秋泽从这番话里面同样获益匪浅,原来【市场概述】据金农监测炼器之中一星一diǎn的东西竟然都蕴藏着深刻的道理,秋泽也算是受教了。

看到珞珈垂头不语的模样,凯文大师终于停止了唠叨,转而转头看向了秋泽。

“xiǎo子,虽然你在这场的表现让我勉强满意,但是接下来的此时就是有关那个机会你是否能够获得的关键了。”

凯文大师説到这里,眼神瞄了一眼内院的方向,接着道。

“文都,出来跟这位xiǎo兄弟比划比划。”

凯文大师话音刚落,就见从两款桌面高端显卡后院走进来一个身长丈八,粗胳膊粗腿的大汉来,这种外形跟多宝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师傅,你找俺有啥事啊?”

果然正如同秋泽想象的那样,这个文都一开口就呆着一丝傻气,有些愣愣的看着凯文大师,对于秋泽和珞珈两人恍若未见。

“xiǎo子,眼前这位乃是我的大徒弟文都,跟随在我身边已经有十几个年头了,他炼器如果真的可以这样一途最拿手的就是铭刻图纹,所以你想让我给你一个机会,简单!那就是在刻录图纹这一条上战胜我这个徒弟。”

凯文大师没有回答自己这个傻徒弟的话,而是开口面带嘚瑟的看向秋泽,对于这种有些怪异的神情,秋泽心中明白,想来在凯文大师看来战胜自己也算是赢了周伯符一局,联想到此处,秋泽自然不会允许自己输了。

“可以。”

秋泽没有废话,干净利落的答应了下来。

“我反对。”

不过让秋泽和凯文大师都十分惊讶的是,就在秋泽话音刚落的时候,就听到珞珈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反对什么,又瞎胡闹?”

看到珞珈这般废话,凯文大师皱了皱眉头,脸上流露出一丝不爽。

“我反对是因为这个此时不公平,谁不知道文都今年已经将近二十岁了,但是秋泽不过十五六岁而已,这相差几年的时间,二者之间对于图纹的掌控自然也有高有低。”

珞珈对于凯文大师的不爽才不会放在心上呢,早知道对于珞珈来説,自己可是一个十分记仇的人,因此在听到凯文大师这番安排的时候,珞珈心中想的就是要好好落落凯文大师的面子。

“这个。”

听到珞珈口无遮拦的话,凯文大师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好意思,诚然如同珞珈所説,文都跟随自己时间日久,而且在刻录图纹上面极为的有天赋,这么做多少对秋泽有些不公平,原本珞珈不説,秋泽不提,这件事也就糊弄过去了,但是想在这件事摆到明面上来説,凯文大师立刻觉得自己的脸色有些红。

“呵呵,珞珈的好意在下心领了,但是绘制图纹这件事虽然与学习时间的长短有关,但是个人的天赋更加的重要,説不上什么公平或者不公平。”

看出凯文大师脸上的尴尬,秋泽笑了笑如此説道,其实如果真的要算时间的话自己刻录图纹不过才一个多月的时间,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秋泽不相信自己就弱于其他人。

“不错不错,秋泽xiǎo子话説的不错,毕竟刻录图纹的好坏优劣有太多的因素来决定,怎么能够从简单的年纪不同就説这不公平呢,实在是太武断了。”

原本凯文大师正尴尬,这会儿听到秋泽的这番话简直如同瞌睡了有人送枕头啊,一时之间,对于秋泽的看法也有了极大的改观,如果不是周伯符那个老匹夫徒弟的话,自己説不得也兴起了收徒的心思。

不过几人中最不爽的就要数珞珈了,本来在他看来通过自己揭露凯文大师的xiǎo心思必然会让其弄得灰头土脸,但是没想到竟然被秋泽给轻易打破了这种格局,于是,嘴中一个个臭秋泽,死秋泽xiǎo声的喊了出来。

“好了,既然大家都没有异议那我们就开始吧。”

凯文大师害怕事情再出现什么幺蛾子,立马喊道,秋泽自然没有什么意见,闻言diǎn了diǎn头。

至于文都对于眼前的这一切都是懵懵懂懂的,他只是单纯的听从师傅的命令就好了,这会儿听到师傅要自己刻录图纹,他也没有多想,diǎn了diǎn头就从怀中掏出了一块图纹板准备刻录起来。

秋泽同样取出来一块图纹板,争分夺秒的刻录起来,不得不説经过前面一段时间的刻录,秋泽的刻录水平已经得到了长足进步,速度也快了许多,但是等眼睛的余光扫了一眼文都后,眼睛顿时陷入了凝滞?

因为秋泽看到文都竟然用两只手同时在一块图纹板上进行刻录,纷纷扬扬的灰尘碎屑之中,文都的两只壮硕肥手如同两只穿花蝴蝶一般,极其优美的在图纹板上飞驰。

凯文大师在一旁看的心满意足,嘿嘿,周伯符当年我因为输给了你失去了师妹的芳心但是现如今我的徒弟赢了你的弟子也多少能够告慰老夫心中的郁闷,不过一放心,等我练成了这把高阶武器之后,我一定会让你明白,谁才是师傅最得意的弟子。

一直在为提高阅读体验而努力,喜欢请与好友分享!

5岁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
黑河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福州白癜风哪好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