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这个夏天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25

这个夏天,听了一季的蝉鸣。我安静地坐在轻轻晃动的秋千上。有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潜入我的心境。记忆中一张如阳光般温暖的脸瞬间浮现。洁白的牙,上扬的嘴角,好看的笑容,真的很美!

我的泪水忍不住溢满双眼。此时,想起一些人,撕下一页纸,用心写一首如诗的歌。歌里我纯净的忧伤绵绵无期。这首歌要取什么名好呢?就暂叫《纯色》吧!那么,我现在就把这个“纯色”的故事讲给你们听。嘘,故事要开始了,请你们不要喧哗,安静地坐着,喝口清茶,慢慢地耐心地听我讲故事。好吗?

【清泉村有四个捣蛋鬼和一个傻瓜】

沿着闽南九龙江湖畔往西一直走,走至两条小溪流的交汇口,向右拐约五百米,左手边有条乡间小路,沿路走下去,就可看到一座石碑,石碑上赫然刻着“清泉”两个大字。据悉,此石碑上的字乃宋朝某归乡官员亡妻之名,他为了纪念其妻,便在其生长的地方花重金竖立了此碑。后来,大约乾隆年间,永乐乡便改名为清泉村了,一直延续至今。没有人知道改名的缘由,就像没有人知道是谁首先在清泉村的后山开恳第一块田地,种上第一棵油菜。

话说每年的三四月,油菜花开的季节,成片成片金黄的油菜花满山遍野,花香四溢,风景秀丽。我、木子、落落和凯达四个调皮捣蛋鬼便会屁颠屁颠地爬上山,摘满一箩筐的油菜花做成花圈戴着玩;或是带个小罐子,双手揉碎花汁,装入瓶罐。我们收集花汁的目的只为了“过家家”(孩提时玩的一种游戏)用,这样就可以在“拌菜”时淋点汁水,多美味啊!当然,山上除了种有油菜花,还长着一种叫油柑子的野果,入口极酸,吃完舌头甘味十足。我们犹为欢喜吃这种野果,只可惜它通常长在山的最顶峰,我们四个小懒虫懒得爬,所以想吃油柑子时便会带上一个傻瓜。

清泉村的人都知道,一九九三年的清泉村住着一个九岁的傻瓜。傻瓜有个好听的名字:金玄哲。颇有些韩剧的味道。起初我们四个小孩经常围着他,傻瓜傻瓜的叫唤着。有时会朝他扔小石子。傻瓜只是傻瓜,他从不与我们对扔,只会咧开嘴,傻傻的笑。单纯如木偶,没有悲伤也无所谓苦痛。看傻瓜笑得带劲样,我们越觉得他傻不溜啾,越想欺负他。后来不知谁下命令,叫傻瓜趴下,给我们轮流当马骑。傻瓜点头,拍手乐呵呵笑:“你们和我玩,我开心。”然后他兴奋地趴在地上,四肢躬起,真像一匹马。

我们一个个轮流骑在马背上,兴高采烈地拍打他的屁股,“驾~驾~驾~。”傻瓜慢腾腾地移动四肢。

“你们这群屁孩,又跑来欺负我家小哲。”傻瓜的奶奶拿来一只扫帚,劈头盖脸走过来。

我们四处散开,吐出长舌,扮扮鬼脸,匆匆跑远。

那时的清泉村,被我们四个五六岁的小屁孩闹得天翻地覆,鸡犬不宁。我们常常趁大人下地干活时,偷走他们的鸡,拔光鸡毛,放跑门前绑的小狗。那狗看到浑身光溜溜的鸡,食欲大发,通常追着鸡跑啊跑。而我们这四个小屁孩,早盼望这一场战争,也激动得追着狗跑。可谓人狗鸡齐上阵,争夺马拉松赛桂冠,场面甚壮观。

农村里,多养母鸡,可以下蛋,地位直逼女性。狗绑门,多是看家,地位自然也高。我们这些淘气包,免不了被大人竹条炒肉,屁股开花。挨打之后虽然收敛了一些,但孩子好玩的天性依然存在。好吧,鸡狗玩不得,那我们就玩弹弓。我们四个小孩,拿着大人给的零花钱,各自买了一个弹弓,专打鸟窝。那时村里种有大片树林,鸟窝多得数不清,后来经我们这四个淘气鬼的勤恳练弓,轮翻打窝,眼力渐入绝佳状态,一喵那个准啊!鸟窝打得多了,连鸟也变得和人一样聪明了。多数的鸟儿见着我们的身影,扑翅飞得远远高高的,偶尔还会掉下几根鸟毛。后来,那些鸟干脆抛弃家园,携家带口搬往别处。

有段时间,大人甚为奇怪:鸟儿为何接二连三飞走?难道是地震前的征兆?想着后怕,紧张难免,纷纷议论开来。有几户外地人,听得地震传言,举家搬迁,逃命速度可比坐火箭。县里有亲戚在气象局工作的,特地坐车赶去县城询问。县环保局有关人员听得鸟往外搬迁,以为是清泉村的环境污染所致,领着一群专家前来考察。考察的最终结果判定是清泉村四个小魔头的恶作剧,弹弓随即被家长没收,放进灶头烧毁。

这次我们的思想受到了新的洗礼俄罗斯在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的军事基地将分别保持到2042年和2032年。   据俄罗斯媒体报道。那群环保专家们,整整说教四个小时。可我们倒宁愿屁股开花,也就五十来秒一分钟的时间。那些专家的 演讲,感动天感动地感动鸟群却唯独打动不了我们四颗稚嫩的心灵,怪只怪在那些专家的思想太古,说的都是专业术语。我们四个还未上学堂的稚嫩小屁孩,哪听得懂。最后还是村长总结的一句话让我们彻底明白专家的意思。

村长说:以后不可以玩弹弓,不可以打鸟窝,否则会被警察叔叔抓到派出所关起来。要知道那时的农村,派出所可是至高无上的权力象征。我们四个小孩吓得不敢再玩弹弓,日子甚无趣。幸好村里有个傻瓜,他便成了我们逍遣耍玩的最佳目标。

我们叫他跑步,他跑得比兔子还快;我们叫他摘油柑,他就会爬到高高的山顶把所摘的油柑全部交给我们;我们说傻瓜,送你两三个油柑吃,他开心地接过来,一口含在嘴里;我们说傻瓜,帮我们揉揉肩,他会热情地站在背后一个个帮我们按摩……

傻瓜只是傻瓜,我们叫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这点也让我们充满了无限的优越感,总觉得身边有个仆人可以使唤,真是件幸福的事。

傻瓜当过一回马,后来真成了我们的马车,我们常常叫他趴下,然后乐滋滋地骑在他坚硬的背上,摇摇摆摆。傻瓜也总是乐呵呵地傻笑,毫无怨言。

夏天天气很热,傻瓜常常买冰棒给我们吃。那时的冰棒,一根才两毛钱,可是对我们小孩来说也是个不小的数目。我们不知道傻瓜的钱从哪里来的。后来听我爸妈说傻瓜的父母都在城里工作,他还有一个弟弟,父母因为他是傻瓜,就把他交给乡下的奶奶照顾,定时会寄些钱和衣物过来。

傻瓜很想爸爸妈妈,但他从来没有见过他们。某次傻瓜在自家抽屉里发现一张照片,奶奶告诉他,照片里那个男人是他阿爸,那个女人是他阿妈。傻瓜甚为开心,拿着照片直叫爸爸妈妈,脸上没有泪水,只有傻傻的纯真的笑容。且天天晚上都要抱着照片睡觉。

知道傻瓜的一些事情后,我们都十分同情他。

凯达说:“傻瓜很可怜,以后我们不要再欺负他了。”

落落说:“傻瓜是个好孩子,要是不傻,就可以和爸爸妈妈弟弟一起生活了。”

木子说:“以后我来当马,让傻瓜骑在我背上。”

果真再见到傻瓜,木子第一个蹲在地上,要给傻瓜当马。可是傻瓜不肯,他以为他骑上来之后,我们就不和他玩了。所以他照样趴在地上,主动拉我们的手叫我们骑上去。

我们不骑,转身要走。傻瓜哭了。

“你们不和我一起玩,你们不要我了吗?”傻瓜坐在地板上,嚎嚎大哭。

“因为我是傻瓜,所以你们不和我做朋友。”傻瓜泪光闪闪,抽泣道。

那次我们第一次见到他哭,他哭得多凶啊!泪水淅沥哗啦的。我们从来没见他哭过。不管我们如何欺负他,他总是一脸灿烂的笑容,嘴咧得老大。现在,竟这般模样,我们有些措手不及,只得跟着坐在地板上,安慰他。要知道,我们四个小屁孩可是村里有名的小魔头,这样正儿八经地安慰人可是第一次。

“傻瓜,不要哭了。”木子轻轻地帮他拭泪。

“傻瓜,我们和你一起玩。”落落道。

“傻瓜,乖,不哭哈。”凯达轻拍他的肩。

“我还当马,可以吗?”傻瓜破啼为笑。

“嗯,好的。你还当马。”我无奈地摇摇头。

之后,傻瓜再当马,我们总小心翼翼地骑在他的背上,不敢轻易摇动。傻瓜的奶奶知道我们和傻瓜成了好朋友,还特地包饺子请我们吃。

解决起来确实需要一个过程。”

【裹脚的老奶奶】

傻瓜的奶奶七十岁光景,背有些驼。她是个心灵手巧的裹脚女人。据说她的脚裹了六十三年。

每天清晨早早去傻瓜的家,就可看到他奶奶拿着两尺长的白布坐在院落旁包裹她的小脚丫。有次我们去找傻瓜玩,恰逢他奶奶在裹脚。我们看到她的脚趾完全变形,弯弯曲曲的缠绕一起,甚为害怕。

我们问她:“婆婆,你的脚这样裹着,很疼吧?”

她摇头:“不疼。七岁那年刚裹,会很疼,天天牙齿都咬出血。现在倒习惯了,若一天没裹脚,反而觉得不像自己。”

她一向是个深奥的人,说的话自然不是我等小孩听得懂的,我们也就不再问。不过她的锈工确实了得。十里八乡,凡办喜事,常有人拿红布请她帮忙。一件普通的布料交到她手中,再拿来便可以看到栩栩如生的鸳鸯凤凰孔雀兔子梅花牡丹等等。听我姑妈讲,老奶奶的锈工是从她母亲那传承过来的,那锈工一代一代的传,应该有很多年的历史了

只是很可惜,清泉村的女人,不管老的少的,就属她锈工最精。她走后,再也没有人能锈出那样栩栩如生的图了。

【泉水叮咚】

清泉村的后山,有一口很大清泉,泉水叮咚叮咚的,不仅清澈且极具节奏感,像是一首动听的曲子。那些油菜田,就是用这口泉的泉水浇灌的。我们时常跑到后山玩,但不敢靠近泉边,因为听大人说,那口泉有一米多深,曾经淹死过邻村的一对双包胎姐妹。傻瓜的奶奶也时常告诫我们不要带傻瓜到泉边玩。可是后来,傻瓜还是一个人偷偷跑去了。以温暖的身体出去,冰冰凉凉地被人抬了回来。

说起事情的缘由,有些迷糊。大抵是因为看到父母回来,欢喜过了头吧!

清泉村的人都知道。一九九三年的清泉村,住着一个九岁的傻瓜和他七十岁的老奶奶。傻瓜总喜欢站在阳光下,一脸满足的笑容。老奶奶,总习惯在古老的晨钟敲了六下后,坐在墙院角落的靠椅旁裹脚。而她的傻瓜孙子,就站在她的身后,拿着头梳傻傻地痴痴地笑,一下又一下温柔地为奶奶梳头。

这个画面,常被清泉村的老人忆起,一遍又一遍。

这个画面,永远定格在一九九三年清泉村冬至的早晨。

“我阿爸阿妈为什么总在对我笑?”冬至那天吃过汤圆,傻瓜刚满九岁。他与我们爬到后山玩。突然从上衣口袋掏出照片,仔细地看了看,然后问我们。我们被他莫名奇妙的问题难住了,不知何以作答。见得他又道:“我阿爸阿妈肯定在想我吧。所以笑容这么好看。”傻瓜像在自言自语又像说给我们听。

临近中午,他回家。果真见到了他的爸爸妈妈。他们回家了,而且带着小他三岁的弟弟回来了。傻瓜很开心,吃了整整三大碗米饭。他阿妈给他买了套新衣,他兴高采烈地穿上,跑到我家给我看。

“静静,我阿妈给我买的新衣,好看吗?”傻瓜边说边喘气,脸上溢满幸福的笑容。

我摇头,“衣服太大,裤角太长,不合身。”

“不会啊!很好看哩。”他傻傻地笑。

那日他的思维,说话的语气都很连贯。若不是看到他歪着头流着口水傻笑的模样,真以为他是个正常人。

“我要去木子落落凯达家穿给他们看。”傻瓜满脸骄傲,从我家一蹦一跳地奔跑出去。

“唉!”我妈深深地叹了口气,“真是个可怜的傻瓜。”我妈道。

我看着傻瓜慢慢跑远的身影,又低头自顾吃剩下的半碗米饭。

临近黄昏,我坐在榕树下正用肥皂水搓脚,落落流着泪跑来告诉我:“静静,傻瓜死了。”

我不相信落落的话,中午他还穿着新衣跑来向我炫耀,活生生地站在我面前,怎么说死就死了呢?我顾不上穿鞋,光着脚丫跑到傻瓜家。却见到了我最不想看到的一幕:他浑身僵直地躺在床上,紧闭双眼,脸没有血色,嘴唇发黑,衣服还在淌水。

傻瓜的奶奶趴在他身上泣不成声,“我的好孙子,你快睁开眼睛看看奶奶,奶奶就在你面前,你快睁开眼看看奶奶呀!”他奶奶哭得最为惨烈,眼泪鼻涕一把一把地流。也难为老太太,七十岁的年纪,还要白发人送走黑发人,心怎能不伤。况且傻瓜还是她从小带大的。

傻瓜的父母蹲在两边,他爸爸一脸平静地抱着他弟弟,倒是他妈妈,一边为他擦身体一边流着豆大的泪珠。

可怜的傻瓜,一头扎进泉水叮咚的音乐中,走远了,再也回不来了。他的生命,到底是怎样一种不成比例的生命?从小寄养在奶奶家,缺少父母的爱,等到父母从城里回来要接走他,给予他足够的爱,他却不走了。以彻骨的冰凉彻骨的寒冷,以骨灰的形式,永远留在了最疼他爱他的奶奶身边。

傻瓜死后不久,时常有只黑色的蝴蝶落在他荡过的秋千上。闽南风俗自古有个说法:人死后,灵魂会化成黑蝶回到原来生长的地方。傻瓜的奶奶固执地以为傻瓜化成黑蝴回来了,情绪起浮过大,悲喜异常,不满十天,也离开了人世……

共 904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散散落落的故事,被作者用纯美的金线穿起来,像珍珠一样展现在读者面前,有岁月的悠远,有真情的摩挲,有生命的哲思,小说像散文诗一样美。【:耕天耘地】 【江山部·精品推荐】

2楼文友: 11:57:51 看完了,眼眶也湿润了。希望多年之后,格格的有关“纯色”的笔下,有我的影子,即使是一笔带过,我也如此幸福。

4楼文友: 14:59: 9 阁主新文,前来拜访,过旺故事,忆忆深怀。

5楼文友: 15:01:07 过往!

6楼文友: 15:01: 0 格格是怎么回事呢

7楼文友: 04:06: 2 我怀念《胭脂雪.凤凰琴》那样处于巅峰状态的文字。怀念很多很多东西。珍重。

8楼文友: 21:01:00 格格,好久不见了!好多人都在想你,当然也包括我! 最真的心书写最真的我!

9楼文友: 09: :15 纯净的暖色,确实是充满人文情怀的佳作 漳州市委党校原副校长、副教授、中华诗词研究会研究员、香港散文诗学会名誉会长等

灰指甲
两岁宝宝胀气怎么办快速解决
原发性痛经怎么缓解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