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内政治生活新常态需要什么样的批评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2-15

党内政治生活新常态需要什么样的批评

贾亮

马上进入年底,各地各部门将陆续召开党员领导干部民主生活会。这是教育实践活动基本结束后的第一次民主生活会。会上,领导干部之间会否进行真刀实枪的批评,能否开展触及灵魂的自我批评,将成为众人关注的话题。

回想起湖北省鄂州市文体局那场17个小时的民主生活会,之所以持续那么长,根本原因在于与会者的批评指向太虚、自我批评不到位,而被上级督导组中途叫停要求整改。

党内政治生活的质量,相当程度上取决于批评和自我批评这个武器用得怎么样。在从严治党的新常态下,始终坚持严肃的批评和自我批评,进行积极健康的思想斗争,并使之成为一种习惯、一种自觉和一种,方能真正拾起爱党、忧党、兴党、护党的政治担当。

批评不要“莺歌燕舞”,而要“思想交锋”

“我参加河北省委常委班子的民主生活会,可不是听你们讲莺歌燕舞的,要有真正的批评和自我批评。”虽然已时隔一年多,习近平总书记的这番话犹在耳畔。

对上级放“礼炮”、对同级放“哑炮”、对自己放“空炮”,这种“莺歌燕舞”式的民主生活会在现实中实在不少。

在一些单位的民主生活会上,“最大的问题就是不注意休息”、“早上班晚下班,带头破坏劳动制度”、“领导架子大,没有人情味,下基层不在基层吃饭,连送点特产都拒之门外”等“伪批评”并不鲜见。一位县级单位的一把手就曾感叹,这些批评听多了,真是“暖风熏得游人醉”、“只把缺点当优点”。

对于此种歪风,很多干部也表示出些许无奈:当面批评主要领导,让他们的面子往哪儿搁?而最担心的还是领导给自己“穿小鞋”。所以,就只能玩这种不疼不痒的文字游戏,明知假话也要说,明知错误也不敢提。

毛泽东同志说:“有无认真的自我批评,也是我们和其他政党互相区别的显著的标志之一。”在中央党校教授谢春涛看来,这是因为批评别人容易自我批评难,而共产党人要有更高的标准。

可现实情况是,有些地方党组织民主生活会极不严肃

,不仅自我批评变成了自我表扬,即便批评也演变成了毫无意义的相互吹捧。更有甚者,当众拍马屁,暗地发牢骚,使得党内民主生活很不正常。

习近平总书记的要求,在点中要害的同时,也明确了批评的方向。2013年的河北省委常委专题民主生活会上,一位同志说:“我感到本顺同志对发展速度、经济总量指标看得还是比较重,这是个讲面子、爱面子问题,很容易滋长形式主义。应真正甩掉生产总值全国第六的包袱,在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上下功夫。”当着总书记的面,不避讳、不留情地指出一把手的问题,这才体现了批评的真正要义。

“民主生活会是要展开党内思想交锋,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否则就没有意义。”中央党校教授戴焰军表示,但批评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团结,为了把工作做得更好。言者无私无畏、有一说一,听者闻过则喜、从善如流。这才是真批评。

开展思想交锋式的批评和自我批评,必须有正确的态度和方法。正确的态度就是从党的事业和人民利益出发;正确的方法就是坚持用事实说话,不夸大实际,不虚晃一枪,更要防止舍本逐末、纠缠细枝末节。

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秦宣认为,批评不是人身攻击,公报私仇,要心平气和。态度端正了,才能从理想信念、宗旨意识、党性修养、纪律观念上深入剖析根源,才不会当面不说私下乱说,公开支持私下反对;方法正确了,才能联系被批评者的成长经历、工作实际、经验教训,有针对性地批评。

批评要坚持问题导向,更要及时落地

一些领导在民主生活会上喜欢先来一句“成绩就不要讲了,这次只谈问题”。可定的调子再高,开展批评的人忌惮权力的威力,开展自我批评的人又放不下自己的利益,也挡不住一些民主生活会开成回避问题、掩盖矛盾的会。

批评和自我批评武器能否发挥效力,一个重要标准就是看能不能严格坚持问题导向、增强问题意识,瞄准真问题、互相真批评。问题找得准,批评者有底气,被批评者才服气。

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各地组织党员干部认真对照“四风”问题25种表现和37个共性问题,民主生活会上“真找问题,找真问题”,不当好好先生、没有官话套话,推心置腹地交流思想、沟通意见。

如今回过头去看,各地开展的民主生活会大都取得了扎实的效果。北京市委专题民主生活会上,有的同志被批评在工作中回避矛盾,怕得罪人。重庆市委专题民主生活会上,12位常委同志相互开展了坦诚、善意的批评,指出的问题和意见建议共计130余条。而在兰考县委专题民主生活会上,常委们批评书记,“汇报还没等说完,你就定了调”,“手伸得远,政府性事务你拍了板,政府领导还不知道”。

找问题,是为了解决问题。批评再不留情面,问题找得再准确,如果不整改落实到位,问题仍是一大堆,就不只是汗白出了、脸白红了,老百姓的心也更凉了!

“针对批评指出的问题,要有不过夜的紧迫感,立说立行,即知即改,能改的马上改,不能马上改的,制定整改方案,明确整改的时间表、路线图和任务书。”这是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书记彭清华今年在《求是》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的表态。

2013年9月3日至5日,广西区委专题民主生活会后,彭清华就把自治区人大给他留的一间办公室钥匙交还人大办公厅。自治区其他几位常委也把“下乡专用越野车立即交还单位统一调配使用”,“多占的办公用房和异地福利房马上腾退”。

当然,我们还必须警惕那种手电筒只照别人不照自己、说一套做一套的“两面人”,比如万庆良。2013年10月,万庆良在广州市委常委专题民主生活会上表态,对照“四风”方面的突出问题,关键在于“解决问题、取信于民”。可事实是,万庆良在中央整治“会所中的歪风”通知下发以后,仍然多次出入私人会所,在被组织调查的前几天,还到会所里去大吃大喝。

是民主生活会上没人批评,还是压根儿不在乎别人批评?总之,万庆良不把这些问题当问题,最后出了大问题。

批评不是“一下子”,而是“全过程”

治国必先治党,治党务必从严。

党员领导干部民主生活会是党内政治生活中的一项重要制度,但并不是党内政治生活的全部。真刀实枪的批评在民主生活会上要有,在党内生活的全过程中更要有。

从严治党必须从党内政治生活严起,而很重要的一条就是把批评和自我批评贯穿于党的建设全过程、各方面。

目前,对党员干部的管理还存在失之于宽、失之于软的情况。具体就是,明明看到了问题却不及时指出,已经发现错误的苗头却不给予批评,有的甚至还藏着掖着、包着护着。一位基层干部说,有的人是怕得罪人,有的人则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如果能够定期不定期地对领导干部尤其是一把手进行预防腐败、廉政警示谈话,我就可能不会犯罪,即使犯了也会有所收敛,不会发展到今天这种严重程度。”这是甘肃省窑煤集团原董事长、党委书记李人志的“忏悔录”。自己出事,却埋怨组织不及时批评教育,这的确矫情,却也反映出一些地方党内政治生活中的问题。

有什么样的党内政治生活,就有什么样的党风。要保持正常的、健康的党内生活,就必须时时拿起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武器,抵制好人主义,克服庸俗之风。

习近平总书记在谈到“好干部”的五条标准时,特别强调“敢于担当”。敢于担当就要坚持原则、敢于批评,敢于同不良现象作斗争。一个人、一个党组织如果没有一点担当,不能开展认真的批评和自我批评,就不会有讲原则的氛围,就会在是非不分、一团和气中丧失战斗力。

批评与自我批评是党治病强身的苦口良药,是党永葆生机活力的生命要素。要消除党内不良作风,除了对少数违纪违法的人绳之以法外,对大多数党员干部来说,主要还是靠经常性的有力批评和有效监督,对苗头性倾向性问题及时提醒、及时制止。这样,才能防微杜渐,避免小毛病演变成大问题,这也是对党员干部的积极帮助、真诚爱护。清华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教授林泰认为,对大多数党员来说,批评与自我批评是管用的,但对于少数人,光有批评和自我批评显然不够,还得靠纪检、法治等多管齐下。

各地各部门即将召开的党员领导干部民主生活会,是教育实践活动基本结束后的第一次民主生活会,对保持整治“四风”的好势头、推动改进作风常态化、营造良好政治生态具有重要作用。只有坚持以对自己、对同志、对党高度负责的态度,用好批评与自我批评武器,才能严肃党内政治生活,不断增强党组织和党员干部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的能力。

(:于洁秋)

乌鲁木齐治疗男科费用
上饶治疗男科方法
MACC管理会计是什么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